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学院微博
新传新视点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传新视点

宿舍萌宠几多事

信息来源: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日期:2017-06-07     阅读:625次

记者  黄格欣  汪怡萱

“吃得多没关系,但,它还拉得多。天天铲屎,还是弄不干净。”说起自己寝室的兔子,16应用心理学的王立(化名)半喜半忧。自从上个学期王立从小贩那边抱回了这只小兔,他的生活因为这个来访的小东西一下子多了不少的乐趣,但也多了不少的麻烦。王立并不是安大唯一一个在寝室养宠物的人,在安大,寝室中的小动物其实并不少见,而且种类也不少。梅园宿舍楼曾在楼下立过“不要在寝室养宠物”的标识牌,不过在学生手册里的《安徽大学学生公寓管理规定》中并没有提及相关的规定。

宠物们在寝室里受着学生们的照顾,同时也给寝室生活增添了一种不一样的色彩。不管是生活习性还是卫生问题,都需要人来操心,但是在与动物相处的过程中,也有不少令人快乐的趣事。

它会利用寝室地形和你躲猫猫

王立的兔子名叫“点点”,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事,“太调皮了。”他说,“一出笼子就抓不住,小短腿兴冲冲还跑挺快。”因为兔子乱跑,王立没少费心思,兔子刚来的时候其实是不怎么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宿舍在一楼,所以也不用担心它掉下阳台的情况,即使按王立的说法,“它会利用寝室的地形和你躲猫猫,从床底下到桌子底下,抓都抓不住。”但是后来实在闯了不少祸,王立不得不把它锁进了笼子,“室友不在的时候再放出来。”

究其缘由,是有一次这小东西跑到了王立室友的被子里。“我找了半天找不着,在床上发现它的时候惊呆了——我一直都想不明白它是怎么上去的。幸好没有拉翔。”后来“点点”似乎迷恋上了床,几次三番地跑到床上。王立描述起他第一次见到兔子怎么上床的时候,用了一串的动词:“它先跳到我的凳子上,再蹦到桌子上,最后一个飞跃,摔倒床上!”当被抱下来的时候,它还很不乐意,一次一次地跑到床上乐此不疲。“为了防止我室友炖了它,只好锁在笼子里了。”

兔子排便比较多,王立收拾不过来,“你不给它吃也不行,早上6点就开始咬笼子,‘咯噔咯噔’的,没课也被它吵醒。”加之有时候室友也受不了它的味道,王立也动过将它送人的念头。但是王立还是从上个学期养到了这个学期,寒假还将它带回了家,“没办法,它那无辜的小眼神就这么看着你,就心软了。”

不过在前一段时间,王立还是将它送了出去。一来觉得难以照顾,二来兔子长大了很多,“不那么萌了。”谈及养宠物,王立觉得,“要看心态。有时候你看它挺可爱,但有时也会闹事。”

仓鼠“矫情”

去年暑假,大三的王磊很闲,于是抱回了“矫情”。“矫情”是个漂亮的小仓鼠,米白色的毛发,圆圆的豆豆一样的黑眼珠,耳朵小小尖尖,鼻尖粉粉嫩嫩。在春夏之交的温暖天气里,王磊把矫情放在阳台,冬天夏天就放卫生间。白天,矫情就在寝室里睡觉,晚上就开始闹,疯狂跑滚轮,还会啃笼子。矫情不喜欢王磊给的磨牙石,就喜欢啃笼子,没办法,王磊只好换成了亚克力笼子,这个两层笼子里有跷跷板、滚轮、食盆和一个绿色的大房子,铺着厚厚的木屑,王磊一星期给她清理一次。

刚开始,冬天矫情怕冷,王磊给她在笼子外面套了一个厚纸箱,第二天早上,厚纸箱上便多了一个洞,矫情啃了拳头大小的一个洞,跑掉了。王磊急忙忙找了许久,发现矫情跑到了阳台,阳台上有个没用的杯子,矫情掉进去出不来了 在里面呆了一个晚上......

有时候,晚上回宿舍的王磊就把矫情放在桌子上,让她自己玩。把她放到仓鼠跑球里面,她便“咕噜咕噜”的四处滚动,有时安静下来,矫情会“嗑瓜子”,“咔哧咔哧”便嗑下了瓜子壳,嚼下了香香的瓜子。

矫情只和别家的小仓鼠和过一次笼,一个月后,王磊愕然发现多了一窝——三只小仓鼠团子窝在软绒绒从木屑里。他完全不知道矫情怀孕了还生了三只宝宝,从此王磊在也不敢合笼了,三只小仓鼠也送给了别人。

二狗和它的“铲屎官”

彭山(化名)的猫并不是他买的,而是他从松园抱回来的流浪猫。大二上学期的后半学期,他将这只白色底的花猫从松园拎回来,起名“二狗”,一直养到现在。最近“二狗”还怀孕了,彭山已经做好了打算,想要把生下来的小猫送人。

“见她很可怜,加上宿舍里的人都很喜欢猫,就抱回来了。”彭山说。在接下来这几个月的日子里,宿舍里四个人一起承担着照顾“二狗”的责任,一起买猫粮,一起为它闯的祸懊恼伤身,也一起在它身上获得温暖和慰藉。

谈到养宠物前后的变化,彭山觉得,“二狗”给他带来了一份责任感,“你要给它剪指甲,给它喂食,给它洗澡。”到了春天,猫会掉下大量的毛,当其他宿舍被春天的柳絮折腾得烦恼的时候,彭山他们寝室里,飞的却是满屋子扫也扫不干净的猫毛。担负责任的同时,彭山也从猫咪哪里获得了回报,“有负能量的时候跟它玩一玩,就能好很多。”晚上彭山练琴的时候,“二狗”也会乖巧地趴在他身边陪他。

“二狗”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时候。“每天早晨,很早,如果它在宿舍,就会爬到你身上去,不是喵喵叫就是蹭你脸。”这个时候,彭山就不得不顶着困意起床,像个父亲一样把它抱回去,放在它睡觉的地方,摸摸它哄它睡觉,或者直接把它放出宿舍去玩。有时候彭山也会向自己其他的同伴提起“二狗”的趣事,比如它为了吃他鱼缸里的鱼,“咕噜咕噜”把缸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喝到后来喝不下去趴在缸边呕吐。因为猫有把桌边一切东西扫下桌的习惯,彭山室友的被子和他自己的手机都遭过殃,“第二天醒来总是能在地上看见我的手机。”他叹气道。

但即使如此,彭山还是对这只猫喜爱得很。他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铲屎官薛定谔”,还在空间发布有关“二狗”的动态。“啥也不说了,爸爸爱你。”这是彭山对“二狗”的赠言。

“鼻屎”蜘蛛

大三的晓航同学今年在网上买了五只蜘蛛,一只大蜘蛛——因为背甲是偏红色,所以学名叫红玫瑰,还有四只小蜘蛛——红绿橙、橙巴布、火脚、哥斯达黎加老虎尾(简称哥虎)。红绿橙的成体身体有红绿橙三种颜色,橙巴布长大全身会变成金色,火脚成体脚部有火焰的颜色,而哥虎成体尾部会有老虎的花纹。

因为是热带蜘蛛,晓航买了加热垫,又去安大西门的水果店弄来泡沫箱给它们保暖。晓航很喜欢蜘蛛,“因为感觉很有意思,养了之后才知道它们还会蜕皮。而且也不用天天打理,扔那几天不管也没事,还不脏,不用清理粪便啥的。”晓航笑着说。为了解决蜘蛛们的食物,晓航还准备了一个小盒子养面包虫,这种小虫子是蜘蛛的食物,在小虫上面铺上一层麦麸,喂点麦穗。

蜘蛛蜕皮很有意思,“他先织好网,织的跟一个吊床一样,然后往上面一躺,八脚朝天,从后背开始钻出来。蜕完皮之后蜘蛛会变大,色彩也会变鲜艳,小蜘蛛蜕皮会频繁一些,不到一个月一次,大了时间会长些。”晓航风趣的介绍到。晓航还将蜘蛛盒造景,放在书桌上做装饰品。有时,蜘蛛们心情好,晓航会把它们放在手上爬。因为是温顺类型的蜘蛛,所以不会咬人。

晓航还介绍到养蜘蛛的人,小蜘蛛一般都有个通用的名字——鼻屎。“因为它们小的时候实在是太小了,一小疙瘩。有时候看淘宝评论,都是我家鼻屎怎么怎么样了。”晓航笑说,他的四只小蜘蛛也都叫鼻屎,大蜘蛛红玫瑰则被晓航为了省事称作“大鼻屎”。

蜘蛛们都有自己的“个性”晓航的“哥虎”是穴栖蛛,这类型的蜘蛛通常打个洞钻进去就不出来了,“买来第二天我就没见过他了。”晓航哭笑不得的说到。而红玫瑰的屋子是一个椰子壳,“让她觉得自己还在热带”。红绿橙则喜欢织网,然后趴在网上睡觉,橙巴布被晓航称作“盘丝大仙”,它一直织网,织个圈,然后钻进去。

“虽然小时候长像个小疙瘩,但只有从小养,养大了才有成就感。”晓航说.“等到一年,它们就会成体,变得很漂亮了。”

 

学院新闻
媒体报道
新传新视点
通知公告
正在筹建中...
Copyright @ 2014-2016 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电话:0551-63861229 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校区人文楼A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