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学院微博
新传新视点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传新视点

最后的徽州锡匠

信息来源: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日期:2017-05-05     阅读:585次

记者:吴媛

打造锡器这件事儿,传到应苏明这里已经是第五代了。15岁师从父亲学艺,18岁便出师,到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应苏明与锡的缘分刚好延续了半辈子。对于他来说,打造锡器已然成为了一种习惯。

应苏明的工作室在安徽歙县苏村的街道旁,是一间低矮的小店面,紧邻着自家的房屋,家门口挂着一张书法绘制红色的“祖传手艺锡作坊”的牌匾,而这张牌匾的题字出自于黄山市著名书法家黄澍之手。除此之外,应苏明的家中也挂满了书法绘画,都是来自名家的赠送。平常,应苏明打造的锡器作品也都陈列在家中与工作室的橱窗里。

(图为应苏明和他的锡器作坊)

对于干锡匠这活儿,应苏明坦言“没有捷径,只有练习”,想要打造一件具有艺术性的锡器,不仅要熟知制作的流程,手艺才是“硬功夫”。无论器件大小,打造一件锡器的流程十分复杂,从化锡开始,经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打造完后,还需要花纹的装饰,应苏明雕刻的功夫也十分了得,“比如现在画圆用的都是圆规,但我雕刻都是徒手这么画上去的,横就是横,竖就要竖。”

每天干活对于应苏明来说已经“习惯了”。早晨六点半起床,七点半必须要开工,“要干活必须四个小时,上午下午,每天这八个小时必须坐下来”,这是应苏明对自己的要求,也是曾经父亲对自己的要求。

在应苏明读小学的时候,由于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变动,他不得不辍学,为了以后能有一门“讨生活”的手艺,他便跟着父亲学习做锡器,这一做就是五十年。为了能够让应苏明学好这门手艺,应苏明的父亲对他要求非常严格,“会被骂,做得不好就化掉重来”。在回忆这段过往的时候,应苏明坦言“如果那时候我继续读书,肯定就不会学做这个了”。

自从爱人去世后,应苏明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生活。每天,应苏明的工作室门口总会摆上一张小桌子和几张小板凳,村子里的村民会围着桌子坐在一块儿谈笑打牌,白天,应苏明便坐在小板凳上打造锡器;晚上,应苏明则会和村民们一起玩。

“趁这两年我还有精神,就把家里的好锡打造成作品留下来。”应苏明感慨“老了,干不动了。”已经65岁的应苏明坦言自己打算再继续干两年,也就不再继续干下去了,“年纪大了,想轻松享受会儿了。”

(图为应苏明正在打造锡器)

在他最后的锡匠生涯中,他决定打造一套中国锡匠最高档次的五件套作品,这套作品不仅全部手工打造,而且是由锡铜金三种材料制成,工序十分复杂,“就只有我能打的出来,没有人能达到我这种功力了,”应苏明自豪地介绍,“每一件都是几十斤重,是最大的”,做完这件工程,应苏明便打算关了工作室,而到那时,徽州地区唯一的手工锡器历程也就走到了尽头。

“我不干了,也就没有人再干了,也就断了。”应苏明是第五代的锡匠传承人,却也成了最后一代。应苏明也不是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后代继续传承自己的手艺,他曾经把自己的孙子拉来学习做锡器,想培养出下一代的传承人,但“没耐心,坐不住,没两天就去打球去了”,祖传的手艺在自己的手上断了,应苏明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有办法。

他也曾经想过培养出一个徒弟,但奈何没有人愿意来学习。“现在也没有精力带下去了,”应苏明说道:“培养一个徒弟的成本也太高。”按照目前市面上的价格,一吨锡的价格已经达到了十八、二十万的价位,也就相当于一百块钱一斤,除去昂贵的原材料,时间和精力也是面临的一个难题,“做出来不行又要化,化了又要做,手把手教,起码要三年吧,我现在哪有还有那个时间呢?”

锡器作为一种艺术品,市场的需求量本身也不大,“看不到钱,学这个不是说立刻就能赚钱的,总要学好几年吧。”利益微薄也是没有人愿意学这门手艺的原因。

做锡器是一个耐心的活儿,应苏明和锡器相伴了一辈子,虽然中途断了五年时间经营别的行当,但最终,应苏明还是回到了锡匠这条路上:“我只学了这一门手艺,也就只好做一辈子了。”

 

学院新闻
媒体报道
新传新视点
通知公告
正在筹建中...
Copyright @ 2014-2016 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电话:0551-63861229 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九龙路111号安徽大学新校区人文楼A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