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旧书摊

信息来源:新闻传播学院发布时间:2019-03-08浏览次数:235

记者:陆辛雅 林世杰

临近12点,以榴园食堂为中心的宿舍区开始热闹起来:闲散的聊天声、匆匆的脚步声、路口汽车喇叭轰响,摩托车车轮蹭地的声音,混杂着发动机的噪音一齐冲击耳膜,与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起构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榴园食堂的西北角、约莫五十米的枣园地下室,却是截然不同的宁静清幽。半阴半暗的狭长的水泥地面上方悬挂着微微闪烁的白色日光灯。上世纪的木质方桌落下满满油印,和瓶瓶罐罐生活用品一起,堆在角落里,落下薄薄的一层灰。

(图为枣园地下室)  

从枣园楼边向地下室望去,常常能看见一位年近50的中年妇女伫立在昏暗中——她姓朱,她和她的丈夫,是枣园地下室旧书摊的经营人。

朱益(化名)是安徽宿州人,30年前从老家来到合肥。早期在老校区生活,随着学校的搬迁,来到了这里。她个子不高、体型偏瘦、目光柔和,短发不落肩,穿一件黑色短款羽绒外衣。

不到30平米的狭小空间,是朱益每天生活的地方,一方小木桌上放着一架老式裁衣机,桌前的红色塑料方凳,是特意为来访学生预留的。

通进地下室的斜坡左侧,堆着一摞又一摞教材的,一直延伸到室内。大部分的书按照专业分门别类的摆放,有专业书也有教辅资料。同时,朱益一家还为学生提供了网上购书的微信平台,如学生只需说出书名,几天之后便可以在枣园地下室拿取。

(图为墙边的书)

03年安大新校区的建立,朱益夫妇俩经营这小小的旧书摊已有16年的时间了。从毕业生手中淘到货,再卖给有需要的学生几乎是经营地全部内容。

“反正一本书也能赚个两三块钱,以少聚多。多挣少挣也都无所谓。”朱益一如既往的平静。

早期租用地下室时,朱益在室内摆上书架,做上了正经的书店生意。

书店早上8点开门,晚上11点歇业。夫妻两一直在安大守着枣园昏暗的地下室。

年龄大了,在外面打工别人也不会要,不如自己做事,轻松舒服。”朱益杵在桌边,眼睛望向枣园外的行人,“劳动所得,虽累点,但不受人管制,倒也自由。

日复一日的生活让她习惯了地下室里千篇一律却也自由自在的生活。“自由散漫惯了,让我现在去上班,也还不适应呢!”

卖书之余,朱益也为学生们提供其他便利:修修衣服,换个拉链,代为寻找干洗店,获得每件衣服一、两元的提成。朱益以前便帮街上的人做衣裳,成家后繁忙的生活让她无暇顾及,直到儿女长大,来到安徽大学,让她又重拾起了这份手艺。

“有时候来了学生,帮他们缝缝补补些小东西,也就不收钱了。和学生们打交道,让我觉得很舒服。与社会上一些奸诈的人相比非常单纯,和他们相处,自己也显得年轻了。”当说到安大的学生,朱益的脸上藏不住笑意,“在这里几乎年年都可以交几个‘忘年交’,他们会不时给我打电话、通视频,说要来看我,像回到娘家一样。”

即使是毕业了七八年的学生,在回到母校时,依然不忘来到当年的枣园地下室走走,看望朱益,翻翻依旧散落在地的教材,寻找当年的记忆。

2019年,由于学校不再允许校内公开售卖二手书后,他们也打算“搬家”了,“这一期的书卖过了,我们也就撤走了,学校里不给摆摊子,我们就要将书搬到校外的书店里。”

    靠在墙角的一摞书,白色的与发黄的交错,歪歪斜斜的垒着,欲倒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