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兼职二三说

信息来源:新闻传播学院发布时间:2018-12-11浏览次数:165

记者:林世杰  徐相宜

“请问需要卫生纸吗?两块钱一包,不贵的。”

“等一下”,18级化学院学生黄锐走上前去,转了一下把手,门“吱”地一声打开了。一位大约20岁左右、戴着眼镜的清瘦青年快步走进寝室,环视一下四周。

寝室内的三名学生正专心使用电脑,听到门开的声音,下意识用余光瞥了一眼,随后继续沉浸在网络之中。一片寂静,只有鼠标“啪啪”的声音响起。此时黄锐打破了略显尴尬的气氛,说:“我看看纸的质量怎么样。”

青年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卫生纸,递给黄锐,请他“验货”。黄锐接过来,直接说道:“可以,我要10包。”银货两讫后,青年道了一声“告辞”,便走出了寝室,顺便拉上门。

这个青年就是17级的应用物理系学生张嵩,他笑着说“还不错,今天第一单就卖出去10包。”随后轻轻地敲响第二个门。

在安徽大学磬苑校区各宿舍楼上门推销的人中十之八九都是在校学生。而这一种兼职选择,张嵩介绍:“我只是想锻炼一下自己的社交能力而已,但很多时候刚进门就遭到恶语嘲讽”。他说到第一次上门推销产品时,就有同学说要“杀了他”,把他推出门外。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想过放弃。“虽然过程不容易,但还是有很多同学在我这里购买物资,”张嵩表示,他卖的日用品价格不贵,大多数同学还是很支持他的想法。

推销日用品的想法是他通过观察后得出的。大一刚进校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少男生经常宅在寝室,很少出门买日用品。“而卫生纸是常用的,对他们来说价格可以接受”他解释道:“同时我也可以锻炼自己,赚点小钱,何乐而不为呢?”

张嵩边说边翻阅自己的旅行笔记,旅行笔记上记录了他大学旅游的点滴。作为一个旅游爱好者,张嵩寄情于山水之中,而主要经费来源就是兼职。“用自己挣的钱旅行,心里会感到很踏实很舒服”。

而在校内菜鸟驿站工作也是兼职的另一种方式。

下午三节课后,16级新传的庞钰梅照常来到菜鸟驿站,开始了当天的兼职工作。菜鸟驿站这时候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工作人员来回搬运包裹。楼下运快递的卡车一辆辆停在路边,工作人员大步跑上车,抱起一堆运来的快递,搬进菜鸟驿站。

(图为堆积如山的快递)

在菜鸟驿站的大厅里,快递散乱地摊在地上,庞钰梅的任务是将不断运来的包裹摆放在货架上,按编号排列整齐。

“光这一项就已经足够忙了”,庞钰梅一边说一边把快递熟练地进行分类。她的双眼快速地扫视条码编号,随后把快递按顺序摆放在架子上。“也有一些学生找不到自己的包裹,我也要负责帮他们寻找”。不一会儿,庞钰梅就累的气喘吁吁了,她的双手已经布满了灰尘,不过她还是选择继续工作,不时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水。

终于,包裹摆放完了,庞钰梅坐在椅子上休息,回忆:“下午下课结束到晚上跆拳道训练有一段时间,而在这个时间段很多学生会取快递”。她认为,抓住这个机会在菜鸟驿站工作,不仅可以消磨时间,而且有一笔额外收入。

“不过工资可不能跟外人说,我怕这份工作会被学弟学妹们抢走”,庞钰梅在谈到工钱时笑了起来,“校内兼职的机会还真不算多,菜鸟驿站就是其中一个”。

“总的来说,我觉得在菜鸟驿站兼职很不错”庞钰梅这样评价道。

除此之外,校外“打短工”也成为很多学生的兼职计划。

在秋日的阳光下,合肥工业大学18级计算机系学生万里微笑着向路人分发传单。路人迟疑着看看他,有的接过传单,有的挥手拒绝,而不远处的街道,有几张传单被遗弃在地面上。

待万里手中的传单发完了,他又回到公司分部重新拿了一批。如此反复几次后,天色已经暗淡了,他便一个人骑着共享单车回到了学校:“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明天我还会来”。

高考后的暑假里,万里经历了街头发传单、游行举牌子和考试监考等一系列兼职工作。“我觉得年轻就要去试一试吧”,万里谈到,“我并不是在乎拿多少钱,而是体验不同的生活乐趣”。同时他还提到有去兼职泥瓦匠和木工的想法,去体验手工劳动者的生活。

如今万里是合工大勤工俭学大军中的一员,沉浸在兼职带来的乐趣里。但是他也有自己的顾虑,就是担心学习成绩的下降。万里坦言道,在学业和兼职之间保持平衡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上大学没多久,我对大学学习还没有一个清醒地认识,”万里说,“但是,我的梦想是去爱尔兰攻读计算机博士,不会因为兼职而使理想荒废。”

“学习才是大学生的主攻方向,兼职只是闲暇时锻炼自己的机会。”万里在总结自己对兼职的看法时说道。他认为兼职只是大学生活的一个小插曲,并不是主流,有些学生为了工作而荒废学业是不可取的。但他还认为:“兼职虽然可有可无,却会给自己的大学生活增添一抹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