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的路上,“我”刚刚起步

信息来源:新闻传播学院发布时间:2018-10-07浏览次数:226

记者 李童 聂晓凡

95日,电影《抵达之谜》(原名《野蛮生长》)入围釜山电影节“亚洲电影之窗”展映单元的消息传来。从事编剧五年多,这是陶日成第一部真正成型的编剧作品,亦是第一部入围电影节的作品。

始于懵懂

2004年,怀着紧张和憧憬,来自枞阳县的小城青年陶日成来到了安徽大学,正式成为了新闻传播学院的一员。


(图为陶日成)

和众多大学生一样,陶日成的大学生活热闹充实,上课、看书、参加社团活动、看电影,兴致来了写影评发博客,每周与同学一起踢球。既会因为备考仓促而在《中外新闻史》考试中挂科,也遇到了对他影响很深,乃至后来成为“忘年交”的代课老师祝凤鸣(诗人、纪录片导演),这些经历也因此在陶日成波澜不惊的大学生活中埋下了伏笔。

如果人生似一辆列车,没有分支和转折,一路抵达站点,那么陶日成或许会成为一名报社或者电视台的主播亦或记者,过上朝九晚五的新闻人生活。但命运的列车开始偏轨,兴趣的转变尤其是一次实习经历的冲击让他的生活走上了新的轨迹。

大四开始,他进入了安徽电视台公共频道“夜线六十分”栏目,成为了一名实习生。外拍、采访、剪辑,这就是他实习生活的日常,循规蹈矩,日复一日。“不太喜欢很规律的生活,当时就觉得电视台的工作可能不太适合自己。”此时的他更是坚定了“考研学电影”的目标,并选择了北京电影学院(以下简称“北影”)的电影学系。

学英语,学政治,看电影专业书,欣赏五花八门的电影,考研中的陶日成和所有考研学子一般,生活被专业书籍和题海填得满满当当。但因为跨专业,不自信似乎成了他考研路上最大的阻碍。“当时就是经常在心里模拟两个小人,一个说你一个学新闻的肯定可以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另一个说‘我能’。”不断的自我心理强化,再加上记性好以及学习方法得当,他终于在来年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北影的录取通知书。


(图为返校合影)

蓄势待发

如果说本科是一段基础学习的历程,那于陶日成而言,研究生的学习则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想法和感悟。

除了在北影课堂上接受专业的电影教育,在北影标准放映室如饥似渴地观看各种电影,他还在闲暇时间时常去逛逛书店或者去798区看画展。“当时就是特别喜欢看画展,一空闲就会去。”毋庸置疑,画展也使他对当代艺术有了更深的领悟,也开始更多思考艺术创作的诸多问题。

可研究生的学习之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研三时期的毕业论文硬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当时我的选题是有关超现实主义电影的,开题有问题,后来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改了。写论文的几个月他甚至产生了推翻论文、延期毕业的打算,但后来调整心态,终于在答辩前一天完成了论文,所幸,论文的答辩非常顺利,但陶日成深知其中的不足与遗憾。

虽然研究生的专业并非剧作,但研究生阶段的电影系统学习还是对他今后的编剧工作产生了很大影响,或许正如他所说的一般“如果没有北影的毕业生身份也不会那么容易入编剧这一行。”

终成佳作

从北影毕业之后,陶日成做过策划,也做过大学里的影视专业兼职老师。这些工作看似不错,却又好像少了些什么。这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对未来有了全新的选择。

“当时去一个公司面试的时候,他们觉得我挺不错的,可因为他们当时做的是女性剧,于是就把我推荐给另外一个项目了。”误打误撞,陶日成就这样开始了“电影的探索生涯”,“当时就是想或许写剧本进入行业是个更好实现的方式。”

2014年,陶日成第一次独立创作剧本。“当时是一个河南的房地产老板想要投钱拍个电影,还提供了故事素材,当时的我基本上把素材都当做了故事背景,主要情节都是自己去构思的。”他如是说道。可由于该房地产老板地产项目的失败,这部剧本还未“成形”便已“夭折”。他人生中的第一部独立创作剧本就这样无疾而终。

201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邀请进行《抵达之谜》剧本的创作。从开始的小小想法到最后的成型剧本历经了半年的时间。“当时是和别人一起创作的,经常要开会讨论,当然也经常会有想法不和的时候。”在现在的他看来,《抵达之谜》仍然是个“不算成熟的剧本”,或许就正如他自己所说“都是积累,还不成气候。”

创作的道路从未停歇,谈到未来的打算,陶日成希望能有时间去尝试类似小说的更本质的写作。“写作目标很简单,就是自己觉得不错了,技艺能跟得上我的判断和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