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玉:关注星星的孩子,我一直都在

发稿时间:2018-04-22浏览次数:284

记者:陈芳 许庆庆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329日,星期四早上,一个难得的半天休息时间,被子掀开又盖上,吴玉挣扎了几次,他要在640分前起床,洗漱一下,赶到东门,坐近一个小时的149公交车到达合肥天天向上儿童康复中心(以下简称“儿童康复中心”)。儿童康复中心是是安徽省政府定点康复机构,专业康复、教育010岁发育迟缓、智力落后自闭症儿童。

吴玉是16级新闻传播学院(以下简称“新传”)卓越新闻班的学生。从大一到大二,他在这家儿童康复中心做志愿两年了,对于自闭症儿童也从一开始的不了解,到坚持尽自己之力去帮助他们,“我最开心的事就是让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地关注到自闭症儿童”。

当时没想那么多

第一次去儿童康复中心做志愿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大一时,他加入了院里的爱心社,社里的学姐带着他们来到了这个儿童康复中心,带自闭症儿童玩耍。这不是爱心社长期的活动,但在做过一次之后,吴玉主动找到老师表示想长期做下去,“当时也没有想很多,只是想坚持做一做”。

一开始,他固定带一个自闭症小孩,代替家长陪他上课,后来他带的小孩到十岁离开了那里,在老师的建议下,他没有再带小孩。

那里的老师对吴玉说,与其带一个孩子,还不如多帮他们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自闭症儿童。于是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力所能及地做一些宣传工作,比如写一些关于自闭症儿童的稿件投稿;转发一些公益活动的宣传;组织爱心社同学参加活动等等。

“我一直做的,就是让周围更多的的人注意到这个群体,然后一起来做这个志愿,这样就能更好地帮助到他们。”后来他到儿童康复中心,就是帮忙干些杂活,或者和院长聊聊自闭症院近况,或是和家长聊聊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他对这里越熟悉,想要坚持做些什么的感受就越强烈。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越是了解,越是放不下

忙,是吴玉大二下学期的常态。他辅修了法学,从星期一到星期日,他只能趁着星期四上午去做志愿,这是他一星期中唯一完整的半天,“有的时候也会感觉懈怠,但还是想坚持下去。”

“我本来也做不了这么久的,”但到了那边,家长就会拉着他聊聊,谈家里的事,“我听到了很多心酸的故事,有时家长说着就会在我面前流下泪来,很心酸。”他说着也有些红了眼:“你去听就会很有感触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就是扎心。”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了一句:“一个家庭里面只要有一个自闭症小孩就能把这个家拖垮”。

看得多,听得多,就越来越了解,越来越放不下。最后,他就跟那里的老师说,他要坚持做四年。为了这个承诺,他一直在坚持着。

大一的时候他一周去两次,一去就是一上午或者一下午,刚开始一个人,后来朋友知道了,就一起组织了一个小团体。大二当了爱心社社长,他就把儿童康复中心关注自闭症孩子的活动固定了下来,每周都组织爱心社的同学去做志愿。

大二上学期,他会亲自带几个大一的爱心社成员去儿童康复中心,“我们爱心社的小孩他们去到那儿后,都是要带小孩的。”他笑着说,“我就带着他们慢慢做吧。”下学期,他的课程安排得紧,没有时间亲自带同学过去,但社团活动一直在进行。

去的次数多了,吴玉说:“现在不仅是那家机构知道我,还有春芽一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不知道从哪知道的我,让我们去那边做,我到现在没有去。

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一直关注下去”

在去年的419日,吴玉和吴启慧合作的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创新项目,被批准,项目持续两年,这只是吴玉为自闭症儿童做的事情其中之一。吴启慧接受采访时说:“这个项目是受吴玉启发,他提出社会大众对于自闭症儿童存在一定的认知缺陷,这才有了我们项目的选题确定”。

在儿童康复中心的郑老师看来,吴玉是一个“很关注这个行业,很热情的人”,她也表达了自己的希望“革命还未成功,未来还很漫长,都还要努力”。

吴玉说:“我很认同一位老师跟我说的,一个城市的发展状况如何,可以只看一个标准,就是看那个地方有没有方便残疾人生存的条件,社会保障如何。”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关注到这个群体,希望“当自闭症儿童在路上做出非常人的举动,我们不会再投去异样的眼光。”

不过,吴玉做的这一切,他的爸妈都不知道,他曾经有个大他四岁的自闭症哥哥,在吴吴玉六年级的时候不幸去世了,“这算是伤口吧,怕和他们说,触景生情”。他也表示自己一直会关注下去,“将来只要有需要,在这个群体有需要我能改善的地方,我就一定会尽力去做。”

“吴玉算是我了解的身边的同学中最热心公益的一位了,可以说没有之一”吴启慧说,除了经常在儿童康复中心做公益,吴玉也经常参加其他公益活动,大一时一周至少做四次志愿, 两次在儿童康复中心,两次在合肥南站坐志愿者,平时有献血小板和献血的机会也不会错过,还有各种公益活动,有时间的也尽量会去做因为,他觉得“大学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