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沈阳“接地气”谈互联网与大数据

发稿时间:2016-11-19浏览次数:2123

记者盛川芬 摄影:颜渌璐

11月17日晚上七点半,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沈阳来到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进行讲座。讲座题为《互联网之势与大数据之美》,由我院副院长刘勇主持,人文楼A座负102观片室座无虚席。

数据显示,2015年1月至今,已有近50名“重量级”传统媒体人离职;近三年内,超过50家传统纸媒停刊或休刊。这些数据都说明了“传统媒体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但互联网带来了“死”的同时,也带来了“生”。传统媒体日渐势微的同时,新兴媒体公司正在加速崛起。“今日头条”仅用了四年时间,市场估值就达到了480亿人民币。据统计,近一年内,超过20个自媒体估值将会过亿,近50家新兴媒体公司估值将超10亿。

(图为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导沈阳正在发言)

2013年以前是“微博时代”,2013年到2015年是“微信时代”,沈阳将2016年总结为“三多时代”。他自嘲说:“这个总结不是很好听,可能不会被太多人采用。”

那么“三多”是哪三多呢?他总结为:多平台到达、多渠道网络(MCN,即Multi-channel Networks)和多介质融合。

多平台到达使得基于多平台资源的网络溢价激活沈阳用“追女生”这样一个通俗的案例做了解释:“我在读大学时,要追美女只要把美女身边的5、6个男生PK掉就行了。但是现在,一旦这个美女会网络化生存,那你要PK的男生就可能超过一万人。”

当下,微博是最大的社交公共信息传播平台。它有三大特点:一是年轻化;二是富媒体化,短视频量非常大;三是数据化,“它是目前能够拿到最好数据的平台”。

对于微信这个“超级APP”,沈阳的“清博”团队则将其分为了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点对点通讯“在点对点通讯的热度没有下降的情况下,微信不会走向衰败”。第二个层次是朋友圈,它解构了我们的社会交换结构,沈阳开玩笑说:“以后要把领导加为好友,加班之后发朋友圈,说自己喜欢加班热爱工作。如果领导没注意的话,你还可以艾特他。”

朋友圈还是个虚构的拟态环境,“我们在朋友圈中都生活得很幸福,朋友圈里的美女也特别多。”第三个层次是微信群;第四个层次是“号”,“订阅号是一张移动的报纸,服务号是一个小型的信息服务系统,企业号是企业内部在线办公系统,应用号是一个轻型的应用。”

对于未来沈阳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未来,在短视频社交领域,一定会有一个超级APP。未来最重要的大数据技术,我个人认为,是视频内容的识别。”

(图为 新闻传播学院师生正在认真听讲)

沈阳总结了中国互联网生态发展的三大模式,即边缘化模式、复制移植模式、中国特色模式,而后发现,这与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程是相似的。微博的模式最早是从Twitter移植过来的,而现在,微博已经具备了中国特色。

说起未来媒体发展,沈阳着重强调的无人机的潜力和作用:“未来的无人机会越做越小,并且会让人类第一次具备非常直接的、实时的、远程的直播能力。它会到达甚至超越记者的脚步极限,所以未来越来越多的突发事件会采用无人机来进行拍摄。”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人工智能机器新闻正在进行智能演化,机器跟人的距离正在无限贴近。”沈阳打趣道:“手机跟我们的距离一般不会超过一米五,如果超过了,很有可能是因为你的手机掉了。”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时代,下一代将会是物联网时代,最后则会到达体联网时代。

在沈阳眼里:“大数据是性感的,也是美的。”大数据也是“清博”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团队已做出了“清博舆情系统”和“清博指数”。他们还将大数据分为了四层:表一层是通用媒介大数据,即“搜索引擎能够搜到的”;表二层是垂直行业大数据,是“搜索引擎搜不到,但是我们每天都在用的”;里一层是企业机构内部私有数据;里二层是用户画像大数据。沈阳强调:“表里数据关联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

“互联网和水很像。水无定势,互联网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水往低处流,告诉我们要关注草根,关注互联网的最大多数;水归大海,需要我们有主流价值观。”沈阳总结道:“未来互联网有两个大方向,一个是以大数据为主的智能互联网,另一个大方向是由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CR(视网膜现实)所构建的MR(混合现实)。”在此基础上,对于未来的新闻传播而言,科学和艺术同等重要。

责任编辑:姬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