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之夜”是怎样炼成的

发稿时间:2014-06-17浏览次数:578

记者:殷瑛 蒋依帆

    2014年6月17日傍晚6点半,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新传之夜”第四季“以梦为马驭梦前行”主题文艺晚会在大学生活动中心顺利开幕。晚会进行了4个多小时,聚光灯下的表演者们的精彩表演博得观众阵阵喝彩,一些节目更是成为安徽大学红极一时的话题。

    但在灯光后,院学生会的工作人员为了整个晚会的遂进行的筹备工作,却鲜为人知。

噩梦般的开始

    新传之夜的准备从今年三月底便开始了,学生会下发通知,进行新传之夜的节目的预报名,不久便征集到了三四十个尚未成形的节目。

    本该在四月中下旬进行的节目初审,由于校运会一再延迟,很多节目没有排好,初审也就挪到了五一以后。紧接着就是二审,彩排,走场。

    从有三四十多个节目开始,文艺部的七个干事每个人就要负责四、五个节目。不论是审查时间、演出服装还是演出时间上调整,都需要干事们与每一个节目负责人联系。“五月份,光短信一项,除了套餐中的300条短信,还额外花了50多元。”学生会文艺部成员的赵繁荣说。

    经过一个多月紧张的准备、整合,在二审前26个节目基本成型。

“就怕调节目”

    当节目确定下来之后,节目单也在晚会的指导老师高鹭的建议下初步成型。将节目单公示给表演者后,新的问题出现了。有些表演者参加了两、三个节目,但是节目单的编排上将节目靠的太近,表演人员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有的表演者临时有事,不能在后台一直等待……状况不断,节目单也在不断改动。

    “就怕调节目。”一旦要调节目,院会文艺部部长龚主就需要咨询老师,告知做节目单的人,还要通知主持人改串词。

    “其实在周四(6月12号)已经发给广告公司印过一遍了,但是周五又出现问题,所以又改。”负责节目单制作的宣传部部长张艳东说。因为怕来不及印节目单,所以以6月13号晚上6点为修改顺序的最后期限,他从这天早上8点到晚上6点一直守在电脑前。

    直到当天5点多钟,龚主还通知他改了一次节目单。但即使如此,观众拿到的节目单与世纪的表演顺序还是有些许出入。

外联部:协调赞助商和学院的艰辛

    今年的新传之夜与去年最不同的是拉了赞助。“凭空中大幅度增加了工作难度。”张艳东感慨说。

    四月的运动会之后,学生会外联部成员就开始寻找赞助商。联系了不少家,由于有的赞助商联系时间晚了或者答应合作又反悔,好不容易才确定下来最终的赞助商。

    本来最终的赞助商只想给一些物资,外联部成员与其沟通了差不多一个月,才有了2500元的现金赞助。

    作为学院与赞助商的联系人,做好两方的协调,是最令外联部部长张舒婷头疼的事。“有的事,赞助商想让你做,但院里不让你做,有的事,院里叫你跟赞助商协调,赞助商又不满意。”

    “非常挑战心理底线。”张舒婷说,“本来写到协议里的只有一小部分东西,但后期他会要求你做好多东西。”赞助合同里并没有写外联部把赞助商的产品做下来的,但是后期赞助商表示一定要让宣传部跟学校商量把他们的产品做到校内的一些超市。为了能拿到赞助,外联部的成员就必须尝试很多从未做过的事情。

新传之梦,他们也在支持

    学生拉到的赞助只是整个晚会所用资金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还是来自学院。学院为了支持“新传之夜”,特别拿出了整个学生活动经费的近三分之一。

    “给你一个舞台,有能力就上。”新闻传播学院的团委书记韩斌说。前期的彩排,后面的现场的人员布置,灯光音响,“新传之夜”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学生自己在做。“让同学们以‘新传之夜’为平台,更多的去了解和实践,知道一个活动该怎么办,你将来到社会上才有可能会去做更大的事。”

    为了整个晚会的效果,学校还专门请了曾在军队文工团工作过的高鹭老师对节目质量进行把关。

    “新传之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给你一个舞台,有能力就上,这就是展现你的舞台。”韩斌说道。